很多话不想说,看了这条觉得还是说说吧,看起来好像我的文很重要,删不得。可如果这些文写得好,我也不会删。

叶蓝文千千万,比我写得好的有太多,大家不缺文看。比我有良心的作者也太多,他们爱惜自己的作品,欢喜着创作,欢喜着发表,欢喜着继续,不会像我一样自厌自弃对自己的作品避之不及。

删文时痛苦的是我。

我因为喜欢他们确实获得了一点热情,这些热情支持我在不断地自我质疑中写出来几篇故事,但创作时直面自己的幼稚的构思、下乘的文字把控力和不学无术令我痛苦,发表之后也未曾获得喜悦,还时常因热度、评论陷入焦虑。这种焦虑让意识到了自己的自负,写的不成样子还自视甚高,是不是很可笑呀。

可即便是这种心情,删掉自己的东西,还是很艰难的一个决定,望理解。

负能的东西不说了,说出来堵心。

倾注心血最多的两篇在反复修改之后已经出本,喜欢这两篇的人自然还可以阅读,而且这两篇和其它零零碎碎小故事叶蓝文包里也有收,它们依然在这个互联网上留着痕迹。我不曾后悔此前花费的心力和时间,但也不想再拿出来供他人窥探我漏洞百出的表达,我想我该是有权利将其删掉的。

June
19
2018
全文链接

归零

June
19
2018
全文链接
© YuZZ | Powered by LOFTER